Akashi Chinatsu

我终会溺死在从前的情意里。

我要给策划寄龙泉宝刀哇啊啊啊啊

在教室里哭成狗,我的姬子啊QAQ她明明那么好


奥托亮血条,拿姬子打死你

我,穷到爆炸了现在

拼了老命给老祖宗抽到五宝QAQ

好几排的赤兔马,光叔你终于可以不用交税了

不说了我去进贡了老祖宗等我!

刚刚看到的,hhhhhh再次xswl

以及想到那个图“什么一大堆头衔都划掉我是秦始皇的朋友”还有那个段子:

秦始皇:(对阿赖耶)我想当个尺子

阿赖耶:不可能的只有贤人才能当尺子

秦始皇:(拉黑阿赖耶,创私群)我想当尺子

还有再次,吹爆老祖宗,看2.3剧情笑死了

吹爆我老祖宗!!!

今天看了一天的2.3沙雕图

总结下来就是:秦始皇NB!

真佩服荆轲小姐姐的胆量,冠位刺客8

还有这个异闻带里唯二正常的两个人

虞姬:荆轲你当初怎么有勇气刺杀秦始皇?

荆轲:虞姬你当初怎么有勇气跟项羽洞房?

xswlhhhhhh

兰陵王他真好看,awsl

吹爆2.3剧情!!!

我老祖宗最厉害了!!!

还有那神奇的赤兔马2333

第二发呼符出梅林

病床上躺着吊水抽到梅林激动地手一扯宛若智障

我材料都准备好了就等着狗粮了

好了不说了今晚通宵

三个人在烧烤摊疯了似的抽卡一秒十连

烤串的小姐姐都快笑疯了

我永远爱泳装.jpg

将军和学士这对副cp的番外

又是不务正文系列.jpg

干脆我自己加个这样的tag算了

只能算是伪更根本没写完

【楚苏】不思量(四十八)

突然诈尸的更新

我还记着这篇文呢.jpg

沉迷旧剑无法自拔.jpg

————————————————————————

四十八,似是而非(三)。

楚云秀同许博远不着痕迹地出了太国寺,上了马车。她看着许博远眼尾犹带红痕,料想是哭过了一场,便也不再问起他同许致远两兄弟相谈是否融洽这般的客套话,只递了杯茶水过去,笑盈盈地问:“蓝副将此行可还有什么别的需求?”

比如她那个馋嘴的师兄可有托他带些什么吃食酒水,她就不信黄少天那样会见缝插针的人会放过这样一个白捡来的好机会。

“若是长公主殿下应允的话,且许臣去买些酒水。”

听听听听,她方才说什么来着?

心知肚明的楚云秀笑得更加和蔼可亲:“本是...

试图满宝我闪失败,倒是红A满宝了

尼禄那个光顾着兴奋地打滚没来得及把人截下来我忏悔

说真话当时两个十连都出了闪闪心里想着好了满宝没跑了,结果……不提也罢

© Akashi Chinats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