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shi Chinatsu

我终会溺死在从前的情意里。

将军和学士这对副cp的番外

又是不务正文系列.jpg

干脆我自己加个这样的tag算了

只能算是伪更根本没写完

【楚苏】不思量(四十八)

突然诈尸的更新

我还记着这篇文呢.jpg

沉迷旧剑无法自拔.jpg

————————————————————————

四十八,似是而非(三)。

楚云秀同许博远不着痕迹地出了太国寺,上了马车。她看着许博远眼尾犹带红痕,料想是哭过了一场,便也不再问起他同许致远两兄弟相谈是否融洽这般的客套话,只递了杯茶水过去,笑盈盈地问:“蓝副将此行可还有什么别的需求?”

比如她那个馋嘴的师兄可有托他带些什么吃食酒水,她就不信黄少天那样会见缝插针的人会放过这样一个白捡来的好机会。

“若是长公主殿下应允的话,且许臣去买些酒水。”

听听听听,她方才说什么来着?

心知肚明的楚云秀笑得更加和蔼可亲:“本是...

试图满宝我闪失败,倒是红A满宝了

尼禄那个光顾着兴奋地打滚没来得及把人截下来我忏悔

说真话当时两个十连都出了闪闪心里想着好了满宝没跑了,结果……不提也罢

我去这必须吹一波了呼符出我闪!!

打着哈欠超不走心的根本没想着他会出来的啊结果听到语音手机都摔在地上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闪吹该说些什么啊?

我把王您和亚瑟放一起?

我变强了也变秃了😂😂😂

蹭了活动的好处把旧剑一口气满破了,行吧接下来等领证了

感谢,王子大人。

谢谢你,王子大人

发动全家帮我抽旧剑,两百石头十发呼符七个旧剑

全家都是欧洲人而我是个非酋系列

【不知道叫什么因为没取名字】

这篇不是我的不是我的不是我的,帮同学代发

————————————————————————

那天宿舍里只剩我和孟淮两个人,另外两个室友都有事没有赶来,可到了睡觉的时间我和孟淮却依然兴奋地睡不着。

我按捺着自己的小心思,问孟淮,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孟淮的眼睛映着夜灯暖黄的光,忽然泛起了粼粼的泪,她压低声音,说,就是我想起她,会想哭。

是啊,她,莫陵。

孟淮告诉我,她曾梦见莫陵三次。

第一次,孟淮梦见自己的初中时光,她和莫陵逃了体育课待在教室里,空旷的教室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她们谈天说地什么都聊,孟淮真以为自己还在初中,她想把自己压抑的心思都告诉莫陵,可感觉却被什么摁着似的,从...

碎碎念就是了

emmmm这段碎碎念会出来的原因是我和我家宝宝聊天讨论我的另一篇还尚在蛋中发育手脚不全的西幻脑洞。

实际上的情况就是想了第一部和第二部,虽然都没个大概emmmm

第一部概括就是女儿为了妈妈去找爸爸结果被爸爸捅死的故事(顺带一提打这个概括我只打了女儿这两个字接着输入法就自动显示了emmmm我这是打了多少遍)

第二部就是两匹怪物的故事了(啊喂这么简略谁能明白啊)。

还有几个番外就是了。

嗯呣总而言之这么多实际上没什么事,就是想找人抒发一下我的脑洞,希望有兴趣的小可爱多和我聊聊(嗯这是重点!!!看到没有三个感叹号!!!)

【楚苏】不思量(四十七)

嗯呣小可爱们新年快乐啊

嗯呣呣又老了一岁😂😂😂

这是短小的更新

————————————————————————

四十七,似是而非(二)。

许博远本以为自己已做足了面对兄长的准备,可等他真真正正见到了许致远却觉得自己之前打的所有用来说服许致远让自己留下的腹稿都太苍白了,根本无法说动这个兄长分毫。

幼时做了错事而害怕受到兄长责罚的那种无措再次涌上了心头,他张了张唇,想要说些什么驱赶那种让他手足无措的感觉,可却哑口无言。

许致远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幼弟的肩头,轻声道:“博远,祖母很是挂念你。”

因为这一句话,许博远轻而易举地红了眼眶。他以前还觉得话本子里写男子因为旁人一句...

【楚苏】不思量(四十六)

今天打开b站才想起来是我生日

😂😂😂连生日都记不住我是干什么吃的

————————————————————————

四十六,似是而非(一)。

苏沐橙自皇后宫中回到长公主府,听闻了许博远一事。她面上虽是一派波澜不惊,却是想起了自己母亲的话来。

“我儿,你需得靠着你的长公主姑姑。就算是你与她朝夕相处这样久,她的每一面你未必能看清。”

母亲面色虽不好,可眸光亮的慑人,死死地攥着她的手,整个人近乎癫狂之态。

苏沐橙当时还百思不得其解,一时呆愣未对母亲的话做出表态。而后皇后便就“呜呜”地哭出了声,哽咽着道:“我儿,母亲不中用了,你哥哥也去的早没能得到他应当得的。母亲求你,为了母亲为了...

© Akashi Chinatsu | Powered by LOFTER